fa富二代app下载

“让她接受法律的制裁。”云想想也很认真的回答宋冕,“绑架罪和贩卖人口罪,她会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?”

宋冕深深的凝望着云想想,好一会儿才说:“如果想,我可以让她一辈子出不来。”

云想想轻轻的摇头:“该是她的不让她逃,不该是她的我不会去栽赃。”

她不是那种爱之欲其狂,恨之欲其亡的人,更不会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,打破自己的底线。

遵纪守法,是她为人的根本,前世落魄到差点饿晕,她也没有去偷过一分一厘。

如果她自己没有本事在坚守底线的前提下,活得好那就是她自己无能,她不怨怪别人。

人一旦越过了底线,有了第一次就绝对会有第二次,第三次……最终走向不归路。

“好,我会和艾力克说明的选择,不会让卡帝克拉家族为她减轻制裁。”宋冕轻轻叹了口气。

听到他叹气,云想想轻声问:“是不是觉得我太善良了?”

“不,是太通透,太聪明……”宋冕有点心疼地回答。

云想想的唇角勾起来,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宋冕的怀里:“懂我就好。”

其实她只是没有受到什么实质的伤害,所以能够保持冷静理智,做出最明确的判断。

甜美佳人山水间的嬉戏

卡帝克拉这样的家族,已经不仅仅是个庞大的商业帝国,它给国家贡献了多少?

会允许它就这样消亡吗?答案不言而喻,云想想不愿把私人恩怨扩大。

至少艾力克还是明理的人,如果在她受到实质性的伤害,艾力克或许能够容忍云想想过分的报复一下。

可这样的情况下,没有必要和一个不可能完全消灭的存在成为生死仇敌。

今天不论她是把费怡也按照费怡对待她那样给卖了,还是把费怡给弄死了,都是结仇。

以后她无论走到欧洲的哪一个国家都得神经紧绷,小心翼翼防止对方报复。

这样冤冤相报何时了,在没有受到实质伤害的情况下,为了自己未来能够自在一点。

云想想不介意大度一点,不过她的大度不是放过,只是不增加对方应该承受的惩罚而已。

她这样做,也是让艾力克没有任何颜面去维护费怡,并且再给予她人脉资源。

算是彻底的了结一个心头大患,经过这一次事情,她明白只有彻底的减除了费怡的双翼,她才能够安宁。

要了她的命不过是一时图快,她上次听李香菱复习的时候提到过。

国际刑法对于贩卖人口,处至少十年以上的监禁。

她先退了一步,有宋家看着,卡帝克拉家族再心疼都不可能得寸进尺,让费怡提前出来。

看似宽容,实则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。

回到祁隽的酒庄,已经快晚上九点钟,云想想有点饿,就对宋冕说:“我买了好多东西,做给我吃。”

这个时候得给宋冕一些事情淡化他心中的戾气,就只能让他累一点。

“我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,原来是去接男朋友了?”宋萌还不知道云想想经历了什么,看着她和宋冕一块回来,还调侃他们。

“是啊,故意刺激,就问牙疼不疼?”云想想笑容灿烂。

宋萌轻哼一声,掉头就走,房间里只剩下李香菱和她。

李香菱放下书:“如果要去接他,就不会去买菜。”

“遇到一点意外,我人现在不是好好的。”云想想不想告诉李香菱事情经过,也不愿说谎,只能含糊其辞。

李香菱打量了她一会儿,确定她没事,就不追问。

云想想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出来,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艾黎和宋倩,她走过去坐在两人中间:“今天的事情,谁都不许自责,并不是我们疏于防备,而是她蓄谋已久。”

有心算无心,费怡又不是个草包,头两次不过是没有把云想想放在眼里。

直到云想想录音并且直接找艾力克后,费怡才知道云想想不仅仅是聪明,还城府极深。

回来过后,宋冕就有派人盯着费怡,确定在离开前,费怡不会出幺蛾子。

不然云想想也不会这么放心,费怡能够想到宋冕派人盯着她,并且令对方没有察觉就试探出来。

还瞒过了这双眼睛,甚至连她的手机都调查到了,这已经不是一点点的可怕。

刚好这个时候贺惟也敲门,云想想把他请进来:“好了好了,我们就来说说费怡费了多少心思,看一看是我们太大意,还是防不胜防。”

云想想觉得必须说清楚,否则他们三个心里就会有个坎迈不过去。

她先问贺惟:“惟哥怎么去了S.Q这么久?”

贺惟看了看宋倩和艾黎:“S.Q所有关于的宣传照片全部被用利器划得面目全非,他们担心有人对不利,才叫我过去,我们报了警,并且抓到几个疑似嫌疑犯。”

云想想点头,这就对了,贺惟必须要把这几个疑似嫌疑犯盘问清楚,排除她的危险性。

哪里会想到这只是支开他的一种手段,毕竟贺惟知道艾黎和宋倩还在。

“艾黎……”云想想顿了顿就转口,“倩……”

“我最好的朋友……”不等云想想越过自己,艾黎主动开口,“她突然失去了双臂。”

艾黎在看到好朋友的一瞬间,是那样的不可置信,曾经那么意气风发的人,突然变成这个模样,她急切的想要知道对方发生了什么,其他人是不是也……

“我有责任,我在工作时间,为了私事离开了岗位。”艾黎很愧疚。

“是人,不是机器,们这样的人脱离了组织,就不可能再联系得上对吧?”云想想能够明白艾黎那一刻的心情。

如果可以继续私下联系,她就不可能不知道对方的遭遇。

所以这下子错过了,人海茫茫她要去什么地方再寻找他们?

“我训练的时候,我的导师时常说我不合格。”艾黎很沮丧。

云想想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:“不是擅离职守,是我允许离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