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黄色网

() 听到酒仙的话,萧晨微皱眉头,投石问路?

这个古不群,心思缜密,这次让其跑了,估计终究会成大祸啊!

“在我察觉他是投石问路后,马上就封锁了屠神宗,然后找到了他的踪迹……不过,毕竟他呆了几十年的地方,对一切都太熟悉了,在受了我一掌后,跌进一个地下通道!等我追进去时,他已经不见踪迹了!”

酒仙揉了揉他的红鼻子,醉眼中闪过愤愤之色。

“这个老狐狸,实在是太鬼了!”

“嗯,酒仙前辈,以后你得小心些,免得他找你报复。”

萧晨点点头,提醒道。

“报复?呵,我等他来报复!”

酒仙冷笑一声,仰头喝了口酒。

想到酒仙的实力,萧晨也没再多说什么。

虽然他不知道具体情况,但猜测着,酒仙那一掌,应该也让古不群受了重伤。

所以,短时间里,他应该不会再出现了。

清纯萝莉修修紧身连体衣好萌动

“花小子呢?怎么没见他?”

酒仙想到什么,问道。

“他?出去潇洒去了。”

萧晨笑了笑。

“这小子……”

酒仙摇摇头,也没再多说什么。

快中午的时候,花有缺才回来,看起来精神抖擞。

“玩得还行?”

萧晨看着花有缺的样子,有些诧异。

在他看来,这么个小镇子上,那些场合也没什么美女啊。

“凑合吧,在这地方,要求不能太高。”

花有缺笑了笑。

“酒仙师叔,古不群呢?”

“又跑了。”

“好吧,跑了就跑了吧,等我化劲了,弄死他。”

“……”

酒仙斜着眼睛看着他,那眼神……有点鄙视。

“咋啦?”

花有缺注意到酒仙的眼神,有些奇怪。

“花小子,我以前觉得你还挺有天赋的,可你看看你,暗劲大圆满了,还不如萧小子一个暗劲后期?人家击杀了三个化劲高手,你呢?”

酒仙鄙视着说道。

“……”

花有缺不吱声了。

“呵呵,这可能跟我修炼的功法不一样,花兄已经很厉害了。”

萧晨笑了笑,打了个圆场。

“哼,这小子这两年就是学坏了!”

酒仙哼哼一声,又喝了一大口酒。

随后,他们也没多呆,找了个酒店吃饭。

解坤本来也想去的,不过却被解益玲阻止了。

在她看来,大哥跟着去,可能不太好。

“酒仙前辈,中午随便吃点,等晚上我再陪你一醉方休,可好?”

萧晨看着酒仙,说道。

“行,你什么时候走?”

酒仙点点头,问道。

“明天吧,我回龙海还有事情。”

萧晨点上一支烟。

“行,既然有事情,那我就不留你了……也许用不了多久,我也就去龙海了。”

酒仙点头说道。

“好,那我就在龙海等酒仙前辈以及……花兄大驾光临!”

萧晨端起酒杯,说道。

“嗯。”

几个人碰了碰杯子。

吃完饭后,一架直升机来到了镇子上。

“萧小子,我们要先回去一趟,你也跟着去玩玩?”

酒仙看着萧晨,说道。

“方便么?”

萧晨有点兴趣。

“有什么不方便的,你也是龙皇中人,只不过是华东大区的……”

酒仙摇摇头。

“走吧,我们去转一圈,然后再喝酒。”

“好。”

既然酒仙都这么说了,那萧晨也不矫情,点了点头。

“晨哥,我就不去了,刚好也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。”

解益玲对萧晨说道。

“好。”

萧晨点点头。

随后,萧晨三人乘直升机离开。

“小玲,累了吧?来,休息一下。”

解坤见妹妹回来了,赶忙露出讨好的笑容。

“嗯。”

解益玲点点头,坐在了沙发上。

“小玲,我就知道你在大城市有出息……难怪你看不上岳豹那小子,他跟我这妹夫比起来,就是一坨屎啊!你要是早跟我说,我这妹夫这么有出息,我能让你嫁给岳豹么?”

解坤坐在对面,说道。

听到解坤的话,解益玲微皱眉头:“够了,你差点逼死我,知道么?”

“不,小玲,我怎么会真逼死你呢?再说了,大哥那不也是没办法嘛!你想想,在这镇子上,谁敢得罪岳家父子?要是我得罪了岳豹,那我们家还有好日子过?到时候,不光是我,就连你嫂子和囡囡,都得受连累。”

解坤苦着脸,说道。

虽然解益玲知道大哥是在装可怜,可听到他这话,还是松开了眉头。

她也知道,大哥说的是实话。

“现在好了,小玲,你给我找了这么个有出息的妹夫,你哥我以后谁都不用怕了……哎,小玲,我这妹夫是干嘛的?一个电话,就把岳龙给拿下了,这也太厉害了!”

解坤说到这,压低声音。

“我听说啊,就连巴南市的官场,都地震了,倒下了好几个大佬……”

听到这话,解益玲有些惊讶,连巴南市都受到了牵扯?

“小玲,你知道我妹夫是给谁打的电话么?我琢磨着,印尼刚刚是省里吧?要不然,怎么会这么大的威力。”

解坤猜测着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解益玲摇头,她没有问过萧晨,也不想多问这些。

“小玲,你还没跟我说,我这妹夫到底是干嘛的?他在官场上人脉这么牛逼,资产应该不少吧?”

解坤笑着问道。

“这些都跟你无关!”

解益玲皱眉,冷冷说道。

她太了解自己这个大哥了,要是不断了他的心思,指不定以后会作什么幺蛾子呢!

“小玲,你看,岳家父子都完蛋了,我妹夫在官场上的人脉这么牛逼……你让他帮忙打个招呼,怎么样?”

解坤不在意妹妹的态度,讨好着说道。

“打招呼?打招呼干嘛?”

解益玲一愣。

“岳波完蛋了,镇长没人当了,让我妹夫打个招呼,我来当镇长啊!”

解坤咧着嘴。

“等我当了镇长,我看以后谁敢再欺负我们解家……”

“大哥,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

解益玲脸色一变。

“当镇长?你别做梦了!”

“我怎么就做梦了?”

“你以为镇长是谁想当,就能当的么?”

“怎么不能,我相信我妹夫有这个能力!”

“就算他有这个能力,你也死了这条心,不可能!”

解益玲态度很坚决,直接拒绝了。

“为什么!小玲,你现在发达了,然后跟着他去龙海过吃香的喝辣的日子了,总不能不管大哥吧?大哥要求也不多,又没说要当县长什么的,就是个镇长而已!”

解坤皱眉,有些不乐意了。

“解坤,你别做白日梦了!”

解益玲瞪了大哥一眼后,起身向楼上走去。

“哼,我怎么就做白日梦了?女人啊,果然外向,现在发达了,就不管自家人了……白眼狼!”

解坤看着解益玲的背影,小声嘀咕了一声。

“等我直接跟我妹夫说,想娶我妹妹,那就得让我当镇长……要不然,我就不给婚约!”

……

直升机上,萧晨俯览着巴地。

“萧兄,在你们大都市,难得见这么多山吧?”

花有缺坐在旁边,笑着问道。

“嗯,很少。”

萧晨点点头。

“巴地有不少古武宗门,隐藏在一座座人迹罕至的山上……你看那边,那里就有一个二流宗门,实力比屠神宗还要强。”

花有缺指着一处高山,说道。

“那里平时没什么人去,也没有开发……”

“呵呵,素来听闻,巴地的古武势力很多,看来跟环境也有关系啊。”

萧晨笑着说道。

“那是自然了。”

花有缺点点头,不断给萧晨介绍着。

旁边,酒仙喝着酒,也时不时说一句。

差不多飞了半个多小时,直升机缓缓降落下来。

萧晨低头看去,有些惊讶,这就是龙皇八部天龙之一的巴地总部么?

放眼望去,一大片恢宏的建筑物,坐落在两山之间。

中间,一大片谷地,相对来说平缓不少,停着几架直升机以及各种豪车。

“怎么样,还不错吧?”

花有缺看着萧晨惊讶的样子,笑着问道。

“嗯。”

萧晨点点头,隐隐也看出点什么。

“下面的建筑物,是按照某种阵法来建的?”

“哦?”

听到萧晨的话,花有缺有些惊讶。

“你竟然还懂这些?没错,这是按照奇门遁甲来建,算得上是整个总部的阵眼所在,一旦开启,那就会形成护山大阵!”

旁边,酒仙看看萧晨,再看看花有缺,心里有点好笑。

在他看来,萧晨是老算命的孙子,怎么可能对这些不懂。

要真说起来,花有缺会的那点东西,跟老算命的,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“嗯,稍微懂一点点吧。”

萧晨点点头,他这不是谦虚,而是……他真就是懂一点点。

虽然老算命的精通这些,但萧晨不怎么感兴趣。

所以,他就没怎么研究,更多学习了医术啊、琴棋书画之类的这些,可以泡妞的东西!

用他的话来说,他见到漂亮小妞儿,总不能搞个阵法,把人家困里面吧?

当然,看手相,他也懂一点点。

有段时间,他就用过这招,见到漂亮小妞儿,就说我懂看手相,拉着人家小妞的手不松手……

后来,多次被当流氓后,他就懒得给人看手相了,学的那点东西,也都抛在了脑后。

————

看书评,有夸我的?一夸我,我就喜欢码字……码字使我快乐~~~ 富品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