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lao2免费

♂? ,,

..,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节!

沐紫蔚走着走着放慢了脚步,因为她看到妈妈停下了脚步,蔡柳面向大江垂眸的时候伸手擦了擦眼睛。

心里一咯噔,沐紫蔚皱了眉,妈妈哭了?

……

这会儿叶菲菲还没有下班,其实这几天她一直没有休息,珠宝刚投入代工,作活精细,大家又都不熟练,对机器的操作要求也挺好的,李新亮又是一个大男人,很多问题也不是很能掌控,想得不是很面,叶菲菲在这方面还是帮了不少忙的。

李新亮心里也明白,看着拖着病体仍在忙碌的她,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。

“叶菲菲。”办公室门口,进门的他拉住正准备出门的女人手臂。

脚步一停,她转眸看他,“干嘛?”

“别这么拼,还得挂药水,还得休养,身体最重要。”李新亮紧握着她手臂,目光坚定。

“……”她震惊了。

这是他们分手后李新亮第一次主动地接触她的身体,他拧眉看着她的眼睛,“已经步入正轨了,就交给他们去做吧,不需要这么累。”

红指甲芳心未展少女旅行图片

“是在关心我吗?”她轻声问他,心里泛起一丝涟漪。

李新亮没有回答,目光交汇在一起,他说道,“身体得靠自己爱惜,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怎么去爱别人啊?”

“……”叶菲菲隐约明白了些什么,他允许她爱他,是吗?

天呐!她太高兴了,简直不敢相信……

叶菲菲唇角上扬,愉快地说,“好,我明白了!”她松了口气,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道,“我不去了。”垂了垂眸,感觉到他缓缓松开了手,她抬眸对他说道,“新亮,今晚去我家吃饭吧?盛总和小颖回去了,我觉得们多多接触总是要好的。”

李新亮拒绝了,“我不去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她微怔。

他不答。

“到底为什么呀?交个朋友不好吗?换作别人还巴不得呢!倒好,这么好的机会摆着不要!”

李新亮倒是淡定,“菲菲,怎么说呢,不说了,说了也不懂。”说完他朝自己办公桌走去。

叶菲菲追到他身边站定,“为什么不懂?不说我怎么懂?”

只见他打开电脑开始处理邮件,“今天下早班吧,别加班了,回去好好陪她们。”

“也回去呗!”她皱了眉。

“我说了不去。”他声音淡淡的,手指开始敲打着键盘,头也没抬地说,“别说了,我不会跟回去的。”

“要不要讲得这么直接啊?”叶菲菲有些无语地叹气,“随!以后有什么事情想麻烦他的时候,可千万别找我!”

“放心,不会找的,准备下班吧。”他特别淡定。

叶菲菲白眼一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,她开始关电脑收拾桌面,这时办公室走进一位高管,直奔李新亮而来,“李总,韩总过来了,就在楼下。”

“哦,好。”李新亮盖上电脑迅速随他离开。

韩总?叶菲菲知道这个人,很重要的一个客户。

叶菲菲将包包从抽屉里拿出来,正准备下班呢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她微怔,起身朝他的办公桌走去,伸手拿过他手机,上面显示着‘奕霞’二字。

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门口,想到他是去见韩总,一时半会儿不会上来,于是她滑过了接听键。

“新亮,在干嘛呢?”女人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,按着时差来算的话,这会儿她那边应该是凌晨四点。

“干嘛呢?一大清早的不睡觉!”叶菲菲直接怼她,语气不善。

手机那端的女人顿时睡意无!

沈奕霞猛地坐起打开了灯,她将头发往后一捊,“他手机怎么会在手里?!”

“不在我手里难道在手里啊?”叶菲菲现在特别淡定,她冷嘲地说,“见新亮不给打电话,是不是着急了?”她知道,最近李新亮比狗还忙,可能根本顾不上她,忙到丢三落四,连手机也忘记随身携带了。

一语戳中痛处,这令沈奕霞特别抓狂,“就是叶菲菲对吧?”

“对不对跟有关系吗?”垂眸悠哉地打量着自己的手指,她冷哼一声,不耐烦地说道,“我挂了啊,我们要下班了,呆会儿去外滩看烟花,可千万不要不识趣,打电话过来只会降了自己的价。”说完她就挂了,想把这个女人拉入黑名单,无奈解锁要密码,她试了几次都不对,于是作罢,放了手机便离开了。

很明显把沈奕霞气了个半死!

盛誉时颖在时家吃了晚餐便离开了,今晚没有留下来过夜,领御的条件自然还是要好很多的,卧室有暖气,有新风系统也不会显得闷。

叶菲菲洗了澡刚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没干便听到手机响,她看到来显时没有马上去接,而是从容找来毛巾将头发包裹,铃声还在继续,她往床上一坐,这才滑过接听键,“干嘛呢?”

“叶菲菲,我刚给新亮打过电话了,他是因为最近忙所以才忽略我的。”沈奕霞气呼呼地警告,“别以为还能怎么着,不就是一个助理吗?不就是一个前未婚妻吗?至于吗?至于死皮赖脸地往他身上倒贴吗?请记着,是前!”

“未必就是后。”她冷哼一声,“我建议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,免得他呆会儿打给我的时候又占线了。”说完她便挂了,然后将这个号码给拉黑了,她不想跟她有交集,反正现在一切都开始按着她所期待的方向进行着。

气得沈奕霞直抓狂!片刻都不想淡定!

叶菲菲将手机扔到床上,心里也是乱糟糟的,她打电话给李新亮了??那他岂不是知道自己接了电话?这个女人真是无语啊!

三天后的某一天。

领御,兰博基尼开出院子以后,时颖的车也开了出来,她今天要去金峪华府,后天就是内衣展了,她得最后跟婆婆交流一下,而且她给她设计好了裙子,以及一条黑色的喇叭裤还有披肩,配上那内衣效果应该是无比惊艳的。

今天早上,时令辉要出门办点事,于是独自出了门。

不远处的蔡柳揪着一颗心跟了上去,她蹲点很久了,沿着外滩江栏一直走一直走,直到他突然停下脚步,三十米开外的她脚步一滞,整个人不免有些紧张,然后蔡柳看到他缓缓转了眸。

蔡柳情绪一上来,眼眶又湿润了,他知道她在?故意引她来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