软件合集老司机

这个时候,有侍卫从外面进来。

“禀告太妃,您之前宣的几位大人来了。”

“既然都来了,就让他们进来吧。”淑太妃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侍卫,淡笑。

她也不介意他们看到角落里那几人。

侍卫低声应是。

没一会儿,两个穿着官服的人并排而来,为首的是工部侍郎石崇,而他身后那个,是赵岳。

说来,这石崇与顾清欢倒也有过交集,当初他女儿石千羽被取心头血的时候,就是顾清欢把人给救了回来。

不过这家人并不像其他病患一样感恩戴德,反是责怪顾清欢的“三不医”太不近人情。

但这些往事,在座的众人却是不知道的。

他们只知道他不待见顾清欢。

“给太妃请安。”

“见过太妃。”

丸子头亮黄色t恤俏皮有趣少女写真

“石大人。”淑太妃点了点头,目光落到另一人身上,声音微缓,“姐夫。”

赵岳没有抬头,目光在殿内逡巡了一圈,看到角落的几人也没有停留,最后面无表情的收了回来。

淑太妃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。

她笑道:“姐夫看看,那堆人里可有的仇人?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。”

赵岳头垂得更低,“并无。”

石崇冷哼,“太妃难道不知道,他家儿子与那顾清欢走得颇近,只怕交情匪浅呢。”

可惜,再深的交情,也抵不过现实。

赵唯栋还未及冠就被黎夜丢上了沙场,家里人到底是有怨气的。

虽然平日里都骂儿子不争气,但真到了要为国捐躯的时候,倒宁愿他一辈子在家游手好闲。

“太妃匡扶皇室,乃是正统,下官自然向着太妃。”

顾清欢是他们家的救命恩人,太妃却是他爱妻的亲妹妹,孰轻孰重,一眼明了。

“姐夫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”淑太妃第一露出小女人态。

美目盈盈,欲语还休。

她看着赵岳,赵岳却不看她。

垂着的头仿佛划出了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“姐姐这几日,在水清宮住得也挺好呢,待有空了,我便让们见上一见。”

“见就不必了,贱内粗鄙,若有不懂规矩的地方,太妃只管管教,不用留情。”

“姐夫这话说的,我怎敢管教姐姐呢?”她展颜,“黎夜绝不会想到,他一手扶持上来的户部尚书,最后会效忠于我。”

“竖子无谋,不足为惧。”

“呵呵,姐夫说话还是这么一针见血。”

赵岳三两句话,就将淑太妃哄得心花怒放。

石崇在旁边撇了撇嘴,显然是对他这种曲意逢迎的模样很是不齿。

如今天下疫病肆虐,黎夜又不在京中,那本就是一盘散沙的朝臣们,自然各自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这也是淑太妃的势力快速增长的原因之一。

其中抱大腿抱得最快的,自然当数眼前这位赵尚书。

石崇翻了个白眼。

目光往那边一扫,倒是看到了其中的顾沉。

他微讶,“南靖战王?太妃好手段,竟能擒住此人!”

早就听说南靖战王勇猛无匹,战无不克,没想到会轻易落到淑太妃的手里。

“是那孩子聪明,不然怕是还要费一番功夫呢。”说着,指了指殿内的莫如歌。

石崇看了眼,先没反应过来,后才意识到,这可能是淑太妃养的死士。

这么小的死士?

那她是从多久之前就开始谋划这些事了?

石崇觉得眼前这女人真可怕。

“说起来,让们办的事情,办得怎么样了?”淑太妃走到软榻上,优雅的坐下。

这时被踹过一脚的张显耀已经爬起来,在她后面伺候着。

石崇道:“不瞒太妃,我等今日去大理寺的时候,陆白已经不见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大概是听到了什么风声,跑了。”

“风声?哪里来的风声呢?”淑太妃看向旁边的赵岳。

正要再说什么,就听石崇道:“定是那苟文义,别看他平日里跟奸相对着干,现在真到了要齐心协力的时候,他却屡屡坏我们好事!”

一个没钱没权的礼部尚书,也敢跟他们叫板。

简直不自量力!

这么想来,上次刑部张家,只怕也是他偷偷放走的。

“哼,哀家是看他多年对慕容皇室一片赤城的份上,才将他收入麾下,没想到他如此不识抬举!”

淑太妃一拍软垫,手上护甲泛着浅浅微光。

石崇连忙低头,识趣的保持了沉默。

淑太妃只有看向一旁的赵岳,“姐夫,礼部的苟文义也知道吧?说,这人该如何处置?”

赵岳盯着地面,面无表情的道:“这人既然这么不老实,不如就关进天牢吧。”

“不杀他吗?”淑太妃皱了皱眉。

“……”

赵岳垂着头,没说话。

那边的顾沉听不下去了,怒喝道:“疯婆子,闹够了没有!若不是大军驻守边境,禁军又被抽调去了各个疫区,岂敢如此嚣张!”

现在的盛京,就等于是一座空城。

别人都忙着救国去了,也只有他们几个搅屎棍,趁着这个机会在后院放火。

“一个阶下囚,有什么自己批评哀家?”

“哀大爷!他妈就是个疯婆子!”

“……哼,来人,掌嘴!”

“是!”

顾沉这么一闹腾,她也懒得再逼赵岳,而是看向石崇。

“石大人足智多谋,不如替哀家想想办法,怎么才能把顾清欢给弄回来?”

她派去的人失败了,懿旨也不管用,黎夜定会将她保护得更加密不透风。

但现在各独立的州府已经来了人,甚至还有一小队数量可观的私兵。

若她再不拿出药方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她不能失败。

石崇看了眼被打得嘴角流血的顾沉,片刻,才收回目光,“说起来,下官这里还真有一个办法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这法子的关键,就在那苟文义身上。”

“他?”淑太妃皱眉,“他能有什么用?”

“太妃可知道,苟文义有一个女儿,叫苟无月,据下官调查,这苟无月与顾清欢关系匪浅。”

“……哦?那个小饭桶?”这么说起来,她倒有些印象。

“正是。”

石崇抱拳,又看了眼旁边的赵岳,眼神不言而喻。

淑太妃也看他一眼。

最后,还是让他退下。赵岳什么也没说,站起来拱了拱手,告退出去。